遠遠超過市場預期,很久沒有看見這種又燃又爽又炸的怪物片了!

 

當她被丹尼爾·賈整蠱的這時候,也不動氣,只會稍稍吐槽他幾句。但此種小反應、小交流,同樣也尤其有趣。

這可悲的龐然大物,總是潛伏在荒漠裡。一旦察覺到有人的蹤影,就會馬上出動。

(看一看米拉的眼神!太甜了!)

米拉在劇中飾演的是一名極為勇猛和堅毅的女軍官:阿蒂伊斯上尉。

一年一度證明他們是直男的這時候又到了!

大衛·瓊斯做為本系列該遊戲的死忠粉,據傳從2012年開始,就已經構思著要將它搬上大熒幕。

很簡單地能感受到,這是一場“惡戰”:是渺小的智慧微生物,在與古老的、危險的龐然大物對戰。

這個最會拍老公的虐狗狂魔編劇,他又來了!

米拉在該片有多美呢?我只有好傢伙,正手一個好傢伙:這狀態,你嗎看不出來,這是一名去年45歲的男演員。

最後則是戰力最強大的火龍。

所以,其中一部分其原因,肯定是因為編劇對丈夫的愛啦!

哇,這種一番話,啊不得不讓人對整部新劇,造成更多期盼和疑惑了。

首先是:角龍。

沒錯,在為影片的犧牲和對經典作品的完美主義上,這三位也可說是是天作之合,心靈伴侶——自己都願意為一部影片付出全數。

想像一下,在50攝氏度低溫的沙漠中攝製,不斷地傳球、槍戰,會是什么樣的體驗?

所以,調皮之餘,同樣也會覺得很敬佩:雖然詞彙難以溝通交流,但這三個人卻是用戰士的本能在交流著。

很期盼資料片啊啊啊啊!好想跳入編劇的神經系統裡催更!!

但這時的主人公,不僅僅是勝利者,還是英雄。在挑戰角龍那個極為艱困的過程中,自己打破命運,實現了不可能將。

但是,之後呢?

假如你是大場面發燒友,估算看整部片會覺得很嗨。

既有人與人之間的精采槍戰,人與怪物的搏鬥。

但他並並非。你顯著可以感受到,他的每一場動作戲,都能夠很直接地觸及聽覺,並且完全調動觀眾們的情緒。

我相信編劇在這時掏出了《生化危机》十成的功力:那種驚悚片與懸疑感的營造,既給與人很強的聽覺衝擊,又讓人充滿著了代入感。

火龍有多強呢,我就不劇透了,總而言之,絕對是比後面三種惡魔加起來還要可悲的戰力。

他只是用他們的攝影機,客觀而真實地拍出了一位在絕境中求生,與怪物堅強拼搏的女英雄。

毫無疑問,整部新劇《怪物猎人》是遠遠超過市場預期的。

同樣不得不提及的是,在整部影片裡,米拉再一次展示出了很感人的男性力量。

之後我們經常熟知於,為什么大衛·瓊斯編劇的驚悚片,一定要以他們的丈夫為主人公,但是還總能把他們的丈夫拍得這么美,這么颯?

整部影片改編自另一款同名該遊戲,由CAPCOM研製的動作動作遊戲該遊戲《怪物猎人》。

說完了主人公,所以要說說自己的“敵方”——可悲的異世界惡魔。

該片的戲份很龐克,可說是是十八般武藝輪番上陣:你能想到的各式各樣動作戲的花樣,整部影片都給你展現出了一遍。

總體故事情節緊湊,觀感酣暢淋漓。在精彩絕倫的動作戲以外,劇情也既有輕鬆風趣的調劑,又始終充滿著了緊張感。

沒錯,私心覺得,夏天就是必須看這種夠燃夠炸的驚悚片。充滿著了直接的、激素的衝擊,就可以幫我們驅散炎熱。

最恐懼的這時候, 阿蒂伊斯碰到了一名裝扮怪異的獵人。也便是在他的幫助下,自己展開了對於惡魔們的進攻。

它的好夥伴則是“影蜘蛛”。

首先,自己都武力值滿分:不論是相互對飈戲份,還是聯手打怪,都絕對重大貢獻出了真刀真槍、誠意滿分的戲份。

而在她身旁,碩大無朋的蜘蛛們,還在無聲地接近著……

每一個都是戰力極強。

其它時間,自己都深入到澳大利亞和博茨瓦納,從荒野、荒漠到陰森的地下巖洞,全部都是實景拍攝。

雖然在我們的想像中,這類惡魔大片,大多都是倚仗CG特技順利完成。但《怪物猎人》絕對會遠遠超過你的想像。

下週公映的一部《怪物猎人》,無疑就是一部要素滿滿的影片:假如你討厭驚悚片,假如你是遊戲迷,甚至假如你愛好過《生化危机》系列,整部影片都會是你的不二之選。

之後居然丹尼爾·賈原來還是一個極具戲劇天分的女演員:可能將即使他長了兩張太堅毅、太嚴肅的臉,又時常在澳門驚悚片裡飾演許多極為勇猛的配角。

嘎嘎嘎,全球搶先觀看,嗎超級美好!

而這之後,兩方不斷拉鋸戰,勝利的天平始終在傾斜著,也就始終牢牢地抓住了觀眾們的心——我們不斷地為主人公的安危所牽動。

但,另一個其原因是:只有米拉才願意被編劇如此“煎熬”啊。

即使他經常會很特別強調敵我兩方的“力量懸殊感”,以此來製造一種非常大的緊張感。並且在對決的過程中,漸漸將情緒累積到最高潮。

絕大部分時間裡,片場都住荒郊野外的帳篷裡,離最近的村落150或200英哩,生活條件極為艱辛。

也不曉得是誰想出了米拉·喬沃諾維奇和丹尼爾·賈這種一個神奇的組合,兩人看似混搭,只不過卻充滿著了火花。

影蜘蛛的生活習性與之相反,它藏在幽深巖洞裡,懼怕光照,但每到天黑時,就會傾巢而出。

提起CAPCOM該遊戲子公司,我們首先聯想到的肯定是它旗下的《生化危机》《街头霸王》等該遊戲。但事實上,《怪物猎人》同樣是那個子公司的常勝將軍。

或許,嗎沒有。

雖然這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男性主導驚悚片,但一如既往,大衛·瓊斯未曾故意煽情,更沒有將“男性”做為一個賣點和噱頭去奴役。

恐怖感在於一動一靜的融合:

原來他如果稍稍作出那種整蠱人的小動作,臉部眼神露出一點點調皮和生動,不僅僅不能違和,反倒還變得尤其可愛,讓人第一印象深刻。

而另一邊, 阿蒂伊斯從絕境裡爬出來,便是在丹尼爾·賈飾演的配角的幫助下,慢慢適應了這兒的生活,她也慢慢顯得鮮活起來。

即便在專訪中,編劇也擲地有聲地則表示:“我就是討厭強大的男性。”

在首部的開頭, 阿蒂伊斯從異世界返回了現代,卻發現可悲的惡魔也隨著她一同回去了——

劇中有一幕,是 阿蒂伊斯被影蜘蛛捕獲進巖洞裡。醒來時,卻發現自己的昔日同袍,都變為了……被黏稠的蜘蛛絲包裹、蠶食的,成繭狀倒掛的可怖屍首。

並且,千萬別忘掉,這還只是首部罷了。

沒錯,緊張感始終保持到了最後一秒。

這只是一個開始。電影做為首部開啟了嶄新系列,而之後現實生活與異世界要怎樣勾連,又有哪些更可悲的惡魔在等待著我們……

不得不說,大衛·瓊斯拍起驚悚片來,絕對是爐火純青。

也便是電影營造了這種兩對調皮的組合,不但戰力毫不拉垮,生活中還能插科打諢,才使得這段漫漫黃沙中的無盡征途,顯得更有意思、更具備火花。

到最後致命一擊,總算獲勝時,趴在熒幕前的我也忍不住長舒一口氣,感覺他們手心冒汗。

米拉說他們甚至連眼球都晒傷了,她也形容整部影片的攝製過程,絕對是有史以來最為艱困的。

這狀態和《生化危机》裡的愛麗絲有什么非常大的差別嗎?

可說是一個“打不死”組合。

她所表現出的堅毅、堅強……在絕境面前,既然毫不妥協,繼續遭遇戰,那些都是女演員本身的個性,與配角相得益彰。

也許我們都沒有想到,整部影片的攝製過程是如此之艱辛。

而這,無疑就是女權主義驚悚片必須有的典範。

只好,這一次有幸專訪三位時,我也大膽地問出了那個問題。

可能將在許多人的想像裡,所謂的大場面動作戲,都會淪為一通狂轟濫炸的無腦戰鬥機。

而這三種可悲的惡魔,正好一個統治夜間,一個統治黑夜,可說是完美拍擋。也就讓電影中的“異世界”,變為了血腥的無人之境。

這款該遊戲自2004年發行以來,就十分受玩者熱烈歡迎。其資料片《怪物猎人世界》更是憑藉著1090萬本的銷售量,搖身一變成為了CAPCOM有史以來最為受歡迎的該遊戲。

另一個好消息是,該片在國內是今天公映,但在英國卻是12月30日就可以公映。

兜兜轉轉,總算得償所願。而這一次更是放出豪言:“《怪物猎人》,是我拍過的所有影片裡,他們最喜歡的一部。”

即使,片場總共只在攝影棚裡呆了四天!

又有帶一點科幻美感的對決:比如說丹尼爾·賈的長矛,還有中後期的能與火龍對決的花劍。

如此一來,三個人難以用詞彙來溝通交流,反倒只能各式各樣打手語。

只好,現代科技再一次被惡魔所絞殺。而在其它異世獵人的幫助下,自己才勉強度過了這一次難關。

也便是即使拍出了那個過程,才讓我們感覺尤其爽。既爽又燃,就像大夏天洗了一場熱水澡,酣暢淋漓的感覺。

而另一邊,故事情節裡又特地設計了一個很有趣的臺詞:那就是,即使丹尼爾·賈飾演的獵人來自於異世界,而且他不能說英文。

看似一望無垠的荒漠,只不過掩藏著致命的債務危機。讓你不肯踏足半步。

電影講訴, 阿蒂伊斯上尉和菁英突擊隊在荒漠執行任務時,不幸步入到一個陌生殘忍的異世界。

而那位異世界的獵人,就由該片的兩名主人公,丹尼爾·賈飾演。

看見這一幕時,我簡直不寒而慄,汗毛都要豎起來。

世界觀也是十分宏偉了。

這是因為,本作由《生化危机》系列原班人馬打造出,仍然是編劇大衛·瓊斯,和執導米拉·喬沃諾維奇的黃金搭檔——

這種一個過程中,所以會鬧出許多段子。

所以,也有各式各樣輕型槍械的迎擊,現代槍械對戰史前惡魔,戰車、反坦克輪番上陣……各式各樣炸炸炸。

這兒有噴火的巨龍,有非常大的蜘蛛——面對那些致命的惡魔,來自現代的信息技術、槍械和格鬥技巧,或許都難以起到任何促進作用。上尉和隊員們拼命找尋歸途,卻慘遭惡魔追捕屠戮……

但是,她堅持了下來。

自己之所以能夠互相理解,正即使自己都有同樣的鋼鐵信念、多樣的遭遇戰實戰經驗,自己都是“獵人”。

所以,也充分說明了電影有多么緊張:本以為打完角龍和影蜘蛛能歇一口氣,但馬上就來了個更殘忍的火龍。

比如劇中三位主人公對戰角龍的這時候,那場戲就被拍得高潮迭起、異常精采。

而這兒對自己而言,簡直有如地獄。

是的,他來了!

只好,在整部影片中,她不但是在飾演一位“女戰士”,她就是戰士本身。

    

タグ   怪物獵人世界 街頭霸王 怪物獵人 生化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