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跟奧斯卡金像獎叫板?這早熟小蘿莉太長臉

 

就連鄰居家的長舌婦,也各式各樣嘲諷看熱鬧,弄得跟鄰里聯防的監督員好像。

原先母親在法國巴黎有一份工作,結果還是丟了,租金付不起,吃個飯都得兩分兩分的摳。

這就跟長官對著戰俘說“六年抗日戰爭總算打響了”是一個道理。

電影的歷史背景,是1933年的奧地利。

對於保守主義、享樂主義、和平主義、集體主義等價值觀,那時的捷克斯洛伐克統統擯棄,中央集權獨裁的陰雲瀰漫維也納。

以表演藝術的環境溫度和經歷者的主觀視角,而並非用鋒利的圖像和旁觀者的客觀視角,去檢視這段殘暴的日子。

如果說《元首偷走了粉兔子》是去話劇武裝衝突的絮語散文詩,那《乔乔的异想世界》則是極具設計感的現代音樂劇。

而少女喬喬對猶太人小女孩的感情,也是該片對幼兒情慾最真實的描寫。

教父朱利葉斯去比利時探視母親時,講了舊相戀慘遭迫害的事。

臨別前夕,還不忘與十多年住所裡的物件道別:

兩人一開始是軟禁狀態,雖然那個狀態是合乎幼兒功能的。

除了個體的喜怒哀樂,關於當時大環境的殘暴,也並非完全失嗎。

畢竟喬喬依然擁有幼兒的溫柔,但此種溫柔涵蓋著無原則的恐怖感。

比如說在處理教父朱利葉斯之死時,電影通過道具懷錶,間接展現出此種悲情。

父親被處死,喬喬喪失了惟一的家人,猶太人男孩又將返回這個風雨飄搖的現實生活中。三個寂寞的人,慢慢走到一同。

可即便是小孩,當雙親愁苦於下一站的落腳點、困窘的生活時,被要求少帶行李的小兒子莎拉只糾結一點:

比利時鄉村一段,同班同學女生下了課,追著莎拉丟碎石子。

逃亡比利時前夕,母親吃個薯條都要再三考慮。

只是對壓迫氣氛的呈現出,還是經由莎拉的爛漫童言,表現出唯美化的感傷。

但故事情節在那段聚焦的並非生活艱辛,而是兄妹倆對法文的不熟識,把店鋪男老闆娘稱作“madame”(法文詞,意為“夫人”)。

影片《元首偷走了粉兔子》就是在這種的發展史環境下,展開它跌宕起伏而雋永的畫軸。

她還是保留著小男孩的那份開朗與溫柔。

都說人文這碗飯不美味,公開站隊聲討國家元首的他,使其與丈夫、三個小孩被迫返回維也納的家。

吹一口氣,畢竟物是人非,但對於善的意志,又一次在莎拉內心深處升騰。

比如說做為一個三觀還不夠完善的少女,很難被自己領著走。

只好,對於猶太人的仇恨與性別歧視,和他與猶太小姑娘間施暴者與被軟禁者之間的關係,都是童話故事不想忍受的殘暴。

他們的玩偶被“偷”走,像是同年級女生欺負捉弄了莎拉一樣。

離別時,莎拉仍像在維也納那樣,來了一番告別。

為什么說這片子能跟奧斯卡金像獎混戰四百回合?

首先是童話故事的超現實部份,劇中彰顯為外在圖像與內在寓意間既浪漫又殘暴的表徵。

讓散文再度飛揚於硝煙之上,這才是《元首偷走了粉兔子》最難能可貴的地方。

就拿“維也納焚書”該事件而言,三千名頗受“日爾曼少數民族最傑出、印歐人種最優越”價值觀負面影響的小學生,將這些鼓吹猶太人思想,與奧地利少數民族性相悖,甚至是非荷蘭語的詩歌,統統燒燬。

對於內戰的控告多種多樣。

配角過分悲觀的心態,引致自己喪失了對發展史實戰經驗的客觀檢視。

這就是從幼兒口中講出的,關於發展史浪潮下對於私人生活的敬佩。

《乔乔的异想世界》是幼兒的視角,但講的全是成人的事,以嘲諷居多。

這段設計極易更讓人聯想到《乔乔的异想世界》中,“寡姐”斯嘉麗·沃克所出演的父親的那雙鞋。

究竟是帶玩具狗上路,還是讓粉猴子陪在身旁?

對此,母親的反映是一番激昂的嘲弄,而莎拉則悶悶不樂,正如劇名所透漏出的幼兒般的抱怨語調:

比利時房主對自己一間是刁難的,可小孩看見的還是這兒的溫馨。

就算條姐說,金雞獎能跟奧斯卡金像獎來一波正面剛,你信不?

年僅11歲的小演員麗娃·特里馬洛夫斯基,憑藉著影片《元首偷走了粉兔子》成為最受福州觀眾們鍾愛的外國男主角。

它不像《元首偷走了粉兔子》那樣,頗具生活的況味。

文壇的猶太裔作者,也時常用放逐感來歸納他們的餘生。

接下來的時間,夫妻倆的日子也並不好過。

沒有衝著懷錶吹氣的莎拉,當第三次再看見懷錶時,教父已經被迫害致死。

猴子;小男孩;追隨母親;二戰時期的奧地利……

莎拉家的小提琴、書刊、玩偶,全數被充公、燒燬了。

莎拉教女生翻跟頭,換來的是眼含秋波的他真心實意的愛。

夜裡帶著小女兒回家玩耍,深知食不果腹的母親,給女兒點了份街頭蝸牛嚐嚐鮮。

在對於集體內戰與個體生活關係的演繹上,《乔乔的异想世界》算是篇末世童話故事。

搞種族主義?不!在當地,女生以丟石子的形式向心愛的小姑娘表達愛慕。

就讓痛苦留給過去和未來吧,至於現在所需的,是意境的童真。

教父總讓莎拉衝著懷錶吹氣,並告訴她:

我們既看不出生活的慘痛對幼兒心志的消磨,也看不出大現代人“累累若喪家之狗”的頹喪之態。

比如說拿乾果做戰略防禦計劃的標誌。

加之黃綠紅色調配搭出的圖像藝術風格,有點兒韋斯·瓊斯的基調。

她不曉得他們即將面對的是從維也納到比利時,再到法國巴黎兜兜轉轉的顛沛之旅。

奧斯維辛後無法作詩,不一定!

臨終前,教父託人將懷錶交予莎拉。

結果老孃來了句:情勢變了,蘇俄立刻就要攻下維也納啦!

這是生活的寫實,而並非圖像的寫實。

生活雖苦,好在我們懂得苦中作樂。

即便是逃亡,夫妻倆來不及北顧倉皇,只求遠離迫害。

一會兒說是要確保血統純正,可所謂的盟國都是些外族人。

而這恰恰與《乔乔的异想世界》相同。

搬到法國巴黎後,尖酸刻薄的女房東,租金差兩天,就雪姨附體狂敲門。

從圖像和描述視角上看,《元首偷走了粉兔子》既有寫實性,又不乏小男孩莎拉的私密性。

我們那些旁觀者討厭將之解讀成內戰對人性的吞噬,對兒時的劫掠,對思想的蹂躪。可在小孩認為,它但是人生中的一段並不怎么愉快的記憶。

但電影沒有過分渲染逃亡途中夫妻倆的焦灼與氣憤,而是以莎拉童趣天嗎視角貫穿始終。

小男孩莎拉的母親,是一名知名評論家人士。

納粹黨上臺後,對於政治、經濟發展,乃至人文應用領域,進行了一連串意識形態方面的控制。

編劇: 卡羅莉內·索拉

執導: 麗娃·特里馬洛夫斯基 / 馬里納斯·霍曼 / 卡拉·朱裡 / 安德魯·馬蘇奇

電影有大量中遠景對稱構圖,靜態環境下動態化的人,和人物的正面攝影。

一反常態,許多粉絲對於《元首偷走了粉兔子》評價更高。

換句話說,相同時期的喬喬所想像出的國家元首,有什么相同?

金雞叫板奧斯卡金像獎,險勝?

只看完《乔乔的异想世界》的觀眾們,可能將覺得這評論家跟鬧著玩兒好像。

而三部經典作品都看完的網民,也許能夠get到後者的精髓所在。

反正我是信了。

可即使如此,父親還是給母親買了塊小蛋糕。隔著櫥窗的母親雖搖著頭,但也笑得合不攏嘴。

這一點,電影沒有呈現出,僅僅給了一個客觀唯心的外型,前後個性沒有任何變化,想像和現實生活間少了差別。

母親被知會,他的屍身已被懸賞,賞金高達1000丹尼爾。

這也讓童話故事平添了一絲漫畫書性,用作嘲諷成人世界的荒謬。

再比如說小胖子揭發內戰所鼓吹的對立價值觀:

買筆時,為的是省錢,兄妹倆挑的盡是短筆頭。

國家元首的形像是喬喬腦海中浮現出的幻影。

在自己稚嫩的小眼睛裡,沒有什么比心愛的玩偶再也回不來更疼的了。

但它更多是去戲劇化的生活寫照,沒有太多故意的設計,一切都是男孩對生活的簡單體會。

那這幻影的功能,與相同時期的喬喬之間有著什麼樣的交流?

導演: 莎拉·布魯格曼 / 卡羅莉內·索拉

粉猴子VS喬喬兔,誰贏?

其二是人物配角,略帶有超現實美感的性格特徵,甚至相左發展史邏輯。

嗎很像那部反映奧地利二戰時期,一位與父親生活在一同的小男生的故事情節?

對於成人世界的勾心鬥角,她只是賭氣;殘暴的行為下,滿是周遭溫暖的烙印。

被處死時,攝影機給到的僅僅是父親的一雙鞋,無窮傷感便漫溢而出。

在比利時鄉下,田園風光抵擋沒法維也納的黑手。

父親跟喬喬在餐桌上互相爭論。喬喬批評父親站在軸心國這邊,而並非站在奧地利一方。

瞧瞧劇名和故事情節簡介:

但流離失所的憂傷與畢生的顛簸只是大人的想法,未必就是幼兒在內戰中的所思所想。

還記得《美丽人生》裡母親給小孩撒的謊嗎?與其說那是對內戰的控告,不如說那是舊時代的人,對新時代人完整內心深處的刻畫與守護。

企圖施暴者與囚徒造成情愫,光這一點,就足以構成對現實生活的魔幻慰藉。

故事情節中的莎拉時而歡樂時而感傷,惟一不變的是溫柔。

阿多諾曾說:“奧斯維辛之後,作詩是凶殘的。”

似乎,《元首偷走了粉兔子》不免被粉絲拿來與今年初提名四項奧斯卡金像獎大獎的《乔乔的异想世界》(又譯《乔乔兔》)做一番較為。

但由於這時小兔子玩具被收走了,莎拉不再堅信光明、希望、幸福。

在上週金雞獎國際電影節最受福州觀眾們鍾愛外國影片評選活動單元中,新千年的“秀蘭·鄧波兒”誕生。

    

タグ   喬喬的異想世界 元首偷走了粉兔子 美麗人生 喬喬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