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繁華一場洛陽夢,夢醒天地萬物只是空

 

文/時代。

這是很膚淺的,隋朝不但即使他的美而聞名於世更關鍵的是思想涵義。當我們去除特技的科幻外衣,發現陳凱歌給我們呈現出的文件系統,只不過是一個大唐版的真楊·瑪麗蘇·玉環的故事情節。故事情節只不過就是講了楊玉環和一大群看了她一眼就為她瘋狂的女人:蘇軾愛上楊貴妃為的是她作詩;杜甫愛上楊貴妃為的是她丟筆;唐高宗為的是楊貴妃斷送了江山;史思明為的是楊貴妃發起了安史之亂;首席遣唐使為的是楊貴妃冒著殺頭的信用風險告白;白龍(劉昊然飾)為的是楊貴妃甘願中蠱毒變為一隻貓殺人無數……

再說說那個極樂之宴,電影中說是“注酒七千斤”的極盡奢靡的筵席,但是電影中我們看見的是一個小水池子被紅酒沒過了一點底,杜甫扔了只筆進來都看得很清楚。如此豪華的筵席就是一個小水池子,旁邊圍了一大群鶯歌燕舞的舞女?陳凱歌一定是對奢靡有什么誤會。

特別是到了洛陽第二伎館胡玉樓,可見燈火輝煌,廊腰縵回,香脂粉膩的妓人身著鮮豔襦裙梳著高高發髻的嬌笑著跑過,一個富麗繁華不知歸的醉酒溫柔鄉。由此可見編劇的用心,給我們呈現出了一副似美似幻的故事情節大背景,讓人很有代入感但是讓人很享受。

楊貴妃簡直就是宋代的瑪麗蘇女主啊,自帶見過沒見過如果雌性都會愛上的屬性啊!

電影以幽雅的唐式院子開場,加上張雨綺豐滿而嫵媚的個性,鮮豔卻不俗氣的襦裙,的確讓人一下子返回了這個盛世大唐。爾後電影穿插著科幻巍峨的宮闈,勾心鬥角的亭臺樓閣,狀若飛虹的橋樑航道,摩肩接踵的人群。

只不過那個故事情節涵義是一手好牌,楊貴妃做為隋朝不敗時期的代表,“當安史之亂出現,那個國家就不再須要她”,讓楊貴妃一介女流承擔整個王朝的錯誤,這是很不公正的,也讓人對楊貴妃造成了反感。此種被最愛的人誅殺的痛,山河失陷的悲,花鈿委地無人收的涼,全都集中在馬嵬驛的那一個時刻。

但是科幻迷人的鏡頭也無法掩飾滿滿的槽點,而且那些槽點都較為明顯。首先,陳凱歌對唐宋的理解是膚淺和片面的,他以為唐宋就是巍峨挺拔的摩天大樓,迷人的宮女,如果美就對了。

白龍就是一門心思愛著太妃看到太妃被害死之後瘋狂殺人,還有兩個小角色比如說阿部遣唐使、史思明自己只是為的是映襯楊太妃的氣質,為的是愛而愛。整部電影所有的愛就是愛,恨就是恨,維度很單一,人物為數眾多但是不鮮明飽滿,無法打動人心。

楊貴妃在死前,面對最心愛的人下令誅殺他們還用百般欺瞞的形式,楊貴妃面對攝影機給了觀眾們一個“淡然”的面癱臉,能窺見女演員很努力想表現他們的哀傷了。楊貴妃那個人物刻畫的就是一個花瓶,美則美矣,毫無思想涵義。假如編劇好好寫寫,刻畫一下人物會是一個很感人的故事情節,但是卻被編劇的強行瑪麗蘇,拖沓的敘事內部結構,混亂的敘事邏輯,女演員面癱的唱功打得稀爛。

惟一讓我覺得有點兒看點的是,張魯一飾演的唐高宗。和披髮擊鼓的史思明一同跳霓裳羽衣舞的這時候,表情時而瘋狂,時而警戒,時而陰森,似的洞悉了史思明的所有的把戲。這段詮釋是很精采的,但是很合乎史實。史籍記述唐高宗確實是一個偉大的作曲家,很討厭唱歌和編曲,後人的“梨園弟子”就是他創辦的音樂創作領導班子。

最後在說說人物,我指出一部好的電影一定要打動觀眾們的內心深處,和觀眾們的內心深處引起共鳴。整部影片顯著是沒有做到,很關鍵的其原因是人物刻畫得正方形和單薄。整部影片人物上場為數眾多,但都是單一向度的,蘇軾就是愛著楊貴妃但是一門心思想作詩,空海就是全程面癱嘲諷臉觀看著這一切。

楊貴妃對杜甫說:“杜甫,大唐有你,才嗎了不起”。我都懷疑我關上的是推銷之歌,你嗎嗎嗎了不起。大唐有你才嗎了不起?如此死板又諂媚的對白很難想像是出於陳凱歌之手。

還有對“安史之亂”的篡改,換成了史思明即使對楊貴妃的愛而發動戰爭,但是,史思明假如對楊貴妃那么愛如果,為什麼意識不到發動起義只會讓她殞命?而且那個邏輯是說不通的,安史之亂還是有深刻的社會其原因的。能理解編劇想突顯楊貴妃的迷人和正直,把每一上場的女性都描繪的瘋狂愛上她,但是為的是愛而愛甚至篡改發展史,變得用力過度和瑪麗蘇。

還有一條線,是白龍對楊太妃深邃的愛,愛著楊太妃,即便她已經死去。此種愛滋生了強大的恨,引致他大開殺戒,殺了所有與這件事相關的人。但是,他的此種報復是不分善惡的,這個織白綾的老嬤嬤是無辜的,她只是奉命行事,而且太妃並非被勒死的,但是白龍也殺了她。此種不分善惡的恨,讓人覺得白龍對楊太妃的愛是膚淺和幼稚的,也沒有辦法獲得觀眾們的尊重。

タグ   妖貓傳